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网站公告
雅途印刷电话:0755-29084899,业务QQ:2833243221雅途印刷是一家专业生产制作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复写联单票据,信纸信封,邀请函,贺卡,手提袋,广告纸杯,PVC会员卡,不干胶标签,深圳宝安西乡坪州广告印刷专业生产厂家,为你提供全面的LED灯具相关价格,型号,图片,参数信息!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育邦
  • 电话:075529084899
  • 手机:13632861520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香港四海图库印刷总站
专访刘建宏、毕熙东:2010年中国足球“四大皆空”
发布时间:2021-09-15        浏览次数:        

  2010年即将结束,中国足坛发生了很多让大家记忆犹新的事件。网易体育特邀著名主持人刘建宏老师和资深足球评论员毕熙东老师做客《易言堂》,为大家点评即将过去这一年中国足球的问题和中国足球的现状。[详细]

  刘建宏:著名体育主持人,评论家。1996年起在中央电视台足球之夜栏目工作,多次解说世界杯,欧洲杯的足球重大赛事。2008年入选中国奥运报道主持人国家队,担任奥运频道《荣誉殿堂》栏目主持人。同时也是《足球之夜》栏目的主持人。

  毕熙东:资深体育记者,资深足球评论员 。原《中国青年报》发展中心主任,2000年创办《青年体育报》并任总编辑。曾任中国体育记者协会副主席,现为中国青年报高级记者。

  网易体育:中国足球在2010年当中经历了很多让大家此前没有想到的事件。在这一年即将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一些总结说中国足球是“四大皆空”的一年,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不知道两位如果谈到2010年的中国足球,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毕熙东:中国足协崩盘,国字号队伍一无所有,高层领导注目足球问题。现任看守人就是基本上别干什么事,只要干就是错的。中国足球2010年的现状就是这样。刘建宏:我觉得任何一枚硬币肯定都是有正反两面,从反面看我们看到的肯定是像毕老师说的这个崩盘、战绩上的一无所有,包括现任领导的尴尬。但是如果要是看这个硬币的正面,我倒宁愿从未来的角度去看,我觉得可能会是中国足球的一个开始。如果能通过现在这样一个整顿,能给中国足球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真的愿意说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珍惜一下这个机会,我们把握一次。[详细]亚洲杯值得期待,起码小组出线

  网易体育:明年1月份亚洲杯的比赛就要开始了,很多网友都觉得高洪波这支国家队我们还能给点希望。包括最近几场热身赛上表现不能说特别惊艳,但是也可以说是中规中矩。毕老师,对即将开始的亚洲杯,您有什么样的期待?

  毕熙东:我觉得亚洲杯还值得期待,因为高洪波这个队伍跟以前的国家队不太一样的就是他比较放松,心里比较放松。高洪波带队的风格也是跟大家打成一片,让大家理解他,他也理解大伙儿,同舟共济。但是没有以前那种压力,像大戚,祥福那种带队的压力,他们不多。所以我觉得他们基本上能够发挥出自己正常的水平。其实中国队只要能发挥出正常水平,还是跟亚洲所有的队伍都是有一打的,不是说打不了。当然作为中国人来说,谁也不愿意拿祖国荣誉开玩笑,所以我觉得他们还是应该能踢得不错。起码小组得出线吧。[详细]布帅能给国奥提升,更是教练的教练

  网易体育:国奥队在亚运会上输的让大家很不满意,随后马上主教练下课,现在从申花请来布拉泽维奇,他能带着国奥队给大家来点期待和希望吗?

  刘建宏:如果国奥就抱着奥运会出线为目的,这个我觉得要求太高了。在亚洲,日韩的群众基础比我们好。人家青少年球员的质量比我们高,体系比我们科学、完善。综合算起来,人家的得分若是八、九十分的话,中国队的得分可能只有四、五十分。我们聘请布拉泽维奇只是希望我们的球员能在这个阶段有一个比较好的发挥,然后能够得到名帅的指点,能在他们应该提升的年龄段有一个比较好的提升。国奥队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还是给国家队储备人才,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弄他来了,你就不妨让他多干一点,然后多给中国足球留点东西,我们多去学一学。布拉泽维奇在克罗地亚有一个说法,他是教练的教练。[详细]竞技体育思维固化,校园足球和企业足球应该一起搞

  网易体育:足管中心的主任韦迪,上任实际上也快有一年了。未来的足代会上将成为中国足协主席的蔡振华局长。他们都是搞竞技体育的。

  刘建宏:我现在有一个最大的担心在于,由于长期从事竞技体育,导致了思维模式可能会比较固化。去年说我们要搞校园足球,一年4000万,听听这个数好像也不少。最后发展了2300所学校。一个学校连2万块钱都不到。不到2万块钱能干什么?买套装备,买几个足球,到头了。那就是说这个体系首先存在着很大问题。我们就不说校园足球这个计划,我们就光说校园足球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教育部说了,我们可以帮助你们搞足球,但是我这个足球人口往哪儿分流?小学搞完了之后,我往哪个中学走,中学搞完了之后我往哪个高中走,我的高中完了之后往哪个大学走,我的大学足球人口毕了业我们去哪里就业?所以我觉得根本问题不在于说校园足球,足球从娃娃抓起我们多明白,但是根本问题是业余足球,而且就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来说,我觉得应该是以企业为主的业余足球。如果企业搞起来了,我们刚才说的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详细]

  网易体育:中国女足第一次无缘世界杯,亚运会上也无缘奖牌。对李霄鹏这位主教练,我们看到最后在同日本队那场半决赛,大家还是觉得踢得挺不错的,但是中国女足的衰落可能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挽救的。是吗?

  毕熙东:因为男孩子都不怎么去踢球了,就别说女孩子更不去踢球了。第一个它是没有群众基础,另外一个我们中国足球的训练理念是非常落后的。

  刘建宏:在美国你看,运动、足球就是这么的普及。总统的闺女都去踢足球。你想想我们的孩子,别说女孩子了,想想我们的男孩子,有这种可能吗?差距就是这么大。中国女足,我们从历史上看,我们起步跟国际足球女足运动几乎差不多,我们一度也达到了世界的巅峰状态,我们其实也培养了一些不错的运动员,像孙雯、高红、温莉蓉。她们其实都很适合当主教练。如果你真要想好好搞女足,就像我们说的,这些教练,这些球员能不能好好培养培养她们?[详细]访谈实录专访刘建宏、毕熙东:2010年中国足球“四大皆空”网易体育: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我是主持人思来。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两位嘉宾我想都不用我多就介绍,我把镜头给到他们,大家都很熟悉,那就是毕熙东毕老师和刘建宏刘老师。我们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两位,尤其是刘建宏老师,可能昨天晚上我们还在电视上看到您了。

  刘建宏:哈哈,刚才毕老师还在开我玩笑,好不容易把时间给你了吧,你还点这么背。

  网易体育:开玩笑。我们知道2010年基本上快要过完了,中国足球在这一年当中经历了很多很多让大家此前没有想到的事件。在这一年即将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一些总结说中国足球是“四大皆空”的一年,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不知道两位如果谈到2010年的中国足球,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毕老师能跟我们说说吗?

  毕熙东:我觉得中国足协崩盘,国字号队伍一无所有,高层领导都纷纷注目足球的问题。现任的看守人就是基本上别干什么事,只要干就都是错的。中国足球2010年的现状就是这样。

  刘建宏:我觉得任何一枚硬币肯定都是有正反两面,从反面看我们看到的肯定是像毕老师说的这个崩盘、战绩上的一无所有,包括现任领导的尴尬。因为真像毕老师说的,他们做任何事情都可能是错误的。但是如果要是看这个硬币的正面,我倒宁愿从未来的角度去看,我觉得可能会是中国足球的一个开始。

  刘建宏:对,我期望它能是一个开始。如果能通过现在这样一个整顿,能给中国足球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真的愿意说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珍惜一下这个机会,我们把握一次。要不然的话这个黑洞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儿了。

  网易体育:说到重新开始,我们知道在明年1月份亚洲杯的比赛就要开始了,很多网友都觉得现在可能也就是高洪波这支国家队我们还能多少的给点希望。包括最近几场热身赛上表现不能说特别惊艳,但是也可以说是中规中矩。那么我想问一下毕老师,www.625252a.com。对即将开始的亚洲杯,您有什么样的期待?

  毕熙东:我觉得亚洲杯还值得期待,因为高洪波这个队伍跟以前的国家队不太一样的就是他比较放松,心里比较放松。高洪波带队的风格也是跟大家打成一片,让大家理解他,他也理解大伙儿,同舟共济。但是没有以前那种压力,像大戚,祥福那种带队的压力,他们不多。所以我觉得他们基本上能够发挥出自己正常的水平。其实中国队只要能发挥出正常水平,还是跟亚洲所有的队伍都是有一打的,不是说打不了。当然作为中国人来说,谁也不愿意拿祖国荣誉开玩笑,所以我觉得他们还是应该能踢得不错。

  网易体育:这个不错有没有一个底限,比如说至少能达到一个什么成绩,才能叫不错?

  网易体育:你这个要求倒真是不太高。我们知道建宏老师是要到卡塔尔转播亚洲杯的比赛的,您对亚洲杯会有更多的期待吗?从一个媒体人的角度?

  刘建宏:其实前两天我去了足协一趟,跟你做的工作一样,都是要盘点一下2010年。我也在问国管部曹主任,我说现在都说别给国人添堵,你怎么理解别添堵?他说就像毕老师说的,至少得小组出线吧。根据他的分析,国家队现在在亚洲就是前八的水平。如果是这样的话,小组出线以后,能不能八进四,这个可能就要看临场了,甚至运气或者其他方面的因素都可能会起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如果连小组都出不了线,这恐怕就是属于标准的给大家过年添堵了。基本上我也认可这种说法。刚才跟毕老师我们还在掰着手指头在算这小组赛里面的三个对手。

  刘建宏:比如说科威特,我们有一段时间不怵他,可是有一段时间我们就对他没招儿。

  刘建宏:对,包括怕卡塔尔也同样是这样,你像1997年的时候我们在卡塔尔身上一点儿没占过便宜,但是2001年的时候,我们对卡塔尔是完全有优势的。甚至包括2000年的亚洲杯,我没记错的线,也是一个比较轻松的。包括乌兹别克斯坦也同样是这个概念。

  毕熙东:中国的运气不好,对科威特,科威特好像这次海湾杯又是冠军,每次不灵的时候老对不上,一对上他就有点戏。但是我觉得这是中国队现在起码,水平的发挥不是大起大落那样的,基本上比较正常。

  刘建宏:所以我也赞成毕老师说的那一点,我觉得特别重要,就是正常发挥。其实我觉得大家现在如果说我们过去觉得中国足球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我们搞不清楚这孩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的话,那么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大概齐我们对这孩子是有一个判断的。在昨天转播之前,因为等信号,没话找话,我们也得聊,其实就说到这一点。如果你是考试10到20名的水平,那你参加亚洲杯,你还按这个成绩考,OK,我们认为你是正常发挥。你考到前10我们当时高兴,你这是超水平,但是你考到20名开外了,那你就是属于失常了。 我们不希望我们大起大落,其实我们中国的球迷也好,我们的媒体也好,其实我们可以接受一些意外,运气的成分,或者其他的东西。但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是你这个队伍根本就没准儿,就是段誉,时灵时不灵,一会儿六脉神剑出来了,一会儿逢人就让人打得屁滚尿流,这不行。

  网易体育:我们也知道,对于中国这些球员和教练,某种意义上我们的媒体和球迷是比较苛刻的,特别是本土的教练。但是现在看起来,舆论对高洪波还是比较宽容的,他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比较容易带领球队打出一定成绩来?

  毕熙东:高洪波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他从踢球,你别看他跟谁也不发脾气,蔫蔫儿的。北京人讲话“蔫人出豹子”、“蔫萝卜辣死人”,他是有主见的,所以他不会轻易受别人左右。另外一个现在老百姓好像对中国足球也没有太苛刻的要求,都已经这样了,能踢着让我们看得过去就挺高兴了,不管输赢。还真不是说建宏他们在那儿号召说我们不要看输赢,就看过程。现在我们看球基本上也就是看过程。管它什么输赢不输赢。我觉得这个边中结合挺漂亮,打得挺好,或者哪个运动员让人眼前一亮,这就很好了。

  毕熙东:也不是降低,就是一个,你说中国现在水平有多低,能低到哪儿去,能跟日本人大平,还差点儿赢了他们,能踢韩国,这几场热身也打得不错,也不是很低。就说现在亚洲的水平都在提高,我们实际上也不是还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但是就是不要不切实际的对他们提出什么要求,就可以了。

  刘建宏:其实高洪波的队伍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在最近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并没有经历过真正重要的比赛,所以你会觉得好像媒体对高洪波比较宽容。那是因为你没有重要的比赛,没有参加过真正的考试,所以大家看到的都是你在小考,或者在测试里面的一些表现。而中国的球员,我们了解的情况是,他们在这种考试里面常常能够…

  刘建宏:哎,都还不错。但是一旦面临着这种有压力的比赛,我一再强调就是有压力的比赛。我最担心的其实就是在压力面前他们会走形,这个并不是说杞人忧天,因为过去太多太多的历史教训让我们觉得这个东西不担心不行。比如说上一届亚洲杯,第一场打得挺好,5:1赢了东道主,第二场开局2:0领先伊朗。但是就打了这135分钟的好球,下半场被伊朗扳平以后,第三场面临乌兹别克斯坦,打平就能出线输掉,然后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就熄火、断电、崩盘。你就觉得为什么呢?不应该是这样啊。但是你就不知道为什么在那90分钟里面就会出现这样一种局面,实际上到那个时候你才会发现,哟,实际上教练组对这支队伍是没有控制力的。

  刘建宏:他是没有控制力的,而我们现在不好做出这样一种判断,我只是谈我的担心,我还是担心这种心态,能不能很好的调节。

  网易体育:所以很多球迷和网友们都说,看中国队打球特别的操心,你说他领先了吧,其实你担心,他落后的时候你更担心。中国队是属于落后的时候不会打,到领先的时候很有可能也不会打,就没有什么让人觉得挺放心的把这个球赢下来,这种情况还是挺少见的。

  毕熙东:还是建宏说的心态的问题。他只要不紧张,他发挥正常水平,都有得打。

  毕熙东:关键就是一到那个时候他紧张了,自己的正常水平抑制住了。那么这个正常水平谁给他抑制了呢?还是领导。你看注意没注意这么多年习也好,谁也好,都对足球说过话。但是到了总局的领导的嘴里头,他是怎么说的,他的口气跟上面的高层领导说的不是一样。他们认为我们成体育强国了,就是三大球在拖后腿,还在急功近利的要成绩。他不是说…

  毕熙东:对,他不是说我研究研究德国怎么回事能长盛不衰,人家德国是有一套理论告诉你的。二战之后人家很穷困潦倒的时候,民心也很散的时候,是拿什么东西能聚起来,发现足球很好,于是就大量的提倡足球,搞一个团体的荣誉感,逐渐逐渐凝聚力越来越强,然后人家发展成18万支少年队,那是多少人,300多万人啊。我们这种东西没有研究,就跟昨天我看你们二频道说今日关注那个事似的,说这个为什么挺好的城市,一下点雨就满街积水?因为下水道工程没人搞,看不见。看不见那个他就不搞。为什么大连、青岛那个就不那样,那是因为他下水道跟塞纳河似的,一人多高呢。

  刘建宏:所以要顺着毕老师这个话说下去呢,国家体育总局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叫做国家竞赛体育总局。

  刘建宏:他们在拿金牌,在参加奥运会、亚运会这方面确实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

  刘建宏:比如我们去赛艇,我们的举重,我们这些纯竞赛的项目,我们在这方面确实走在了世界的前面,咱们不用太谦虚。但是像三大球这种项目,三大球这种项目如果还是按照这种他们搞竞赛体育的路子来抓,是永远不可能抓好的,而且实践证明越抓越萎缩。

  刘建宏:为什么呢?因为三大球需要真正的群众基础,是需要真正铺开了去搞,才能在群众基础的情况下,才能产生真正的球星,产生真正的团队,产生成绩,但这一点恰恰跟我们现在竞赛体育的抓法是反着的。

  刘建宏:所以足球、篮球包括排球的这种退潮,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因为你在违背这个项目真正的发展的规律。

  网易体育:其实说到三大球,在11月份刚结束的亚运会上,可以说像我们传统的女排最后非常非常惊险的16:14才赢了韩国。

  网易体育:是,有可能,不管怎么说那场比赛看得大家惊心动魄,篮球不管怎么说两支队伍都赢了,只有足球。女足可以说是第一次无缘亚运会的奖牌,男足又是日韩都是很干脆的输了,0:3,基本上可以说足球拖后腿拖的最严重的一次。

  毕熙东:那个,那本来它不是亚运会,在其他的场合也一样的。除了贺岁杯人家跟你玩一玩,人家没拿这个当回事。但是你像排球这样的,确实是在落后,而且不是一般的落后。你看周苏红一年多没打回来还是队里最棒的,那你说这队里天天练什么?水平真是越来越萎缩。篮球我们还可以找点借口,说姚明、易建联不在。但是韩国和日本现在也并不是他最好的时候。

  刘建宏:所以我们10几亿人挑点大个儿我们还是可以的。所以我们打日本,打韩国,什么时候我们身高都不吃亏。这是肯定的。包括隔着网子的排球,对身高也是要求很高的。你平均身高比对方高出好几公分,这样一支队伍在打人家的时候还那么吃力,本身就说明你有问题了。

  刘建宏:当然我不是在为足球辩解,足球更复杂。而实际上恰恰我们在足球上是搞的最差的。因为篮球和排球少体校的概念还存在,足球已经没有少体校的概念了。我们连最基本的一些基础的设施全给砸了。

  刘建宏:你说现在靠什么生存?现在就靠所谓的俱乐部的梯队,然后再靠参加要么是城运会,要么是全运会的这些所谓的队伍,就这么勉强的维持着,现在真的只能说是维持。

  网易体育:那支国奥队在亚运会上输的让大家很不满意,随后马上主教练下课,现在从申花请来了布拉泽维奇,这个布拉泽维奇能带着国奥队给大家来点期待和希望吗?

  毕熙东:我想会有变化,就像当年的克劳琛一样。他这个高水平的足球的度出来的人理念是跟你不一样的,布拉泽维奇这回就选了十三、四个人,那些主力他一个都不要。他认为他们不好。你认为好的他认为不好,你认为根本连中甲都打不上的,就该踢乙级队的,人家弄过来他就是球星,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对他应该有点期待,这老头还是有东西的。

  刘建宏:所以我问了,我说你们如果只给三个月的时间,咱们就当一个短工来打的话,那还不如不请呢。

  毕熙东:就跟日本请法国的特鲁西埃似的,你给人家四年、五年的时间。你不要看这个短时期的情况。

  刘建宏:实际上我觉得聘请布拉泽维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由于前面的这一系列的事件,造成了现任足协这些领导的被动。为什么呢?因为他刚来,两眼一抹黑,又不是足球的专业人士,他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得先弄明白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别说弄明白,哪怕我先1234把所有的问题先看一遍都需要时间,然后再进行调整。你说真要说韦迪来了,我就把这些教练全都换了,或者说我把这个工作上来就不问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大家更会说了,你看这是干嘛呢?外行来了怎么就敢这么大胆呢?

  刘建宏:他可能需要这个时间,所以这一点上我希望大家应该理解,没有办法,让你去管,你也得上来先摸索一段时间才可能去进行调整。但是这个调整怎么调?我觉得第一,如果我们就抱着出线为目的,或者算了,这个我觉得要求太高了,现在我们必须要要进行一个客观的判断,在亚洲,日韩的群众基础比我们好。人家青少年的球员的质量比我们高,人家体系比我们科学、完善。综合算起来,人家的得分,比如说在八、九十分的话,中国队的得分可能只有四、五十分,可能就是这么一个概念,我们聘请布拉泽维奇只是希望我们的球员能在这个阶段有一个比较好的发挥,然后能够得到名帅的指点,能在他们应该提升的年龄段有一个比较好的提升。国奥队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还是给国家队储备人才,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弄他来了,你就不妨让他多干一点,然后多给中国足球留点东西,我们多去学一学。布拉泽维奇在克罗地亚有一个说法,他是教练的教练。

  刘建宏:如果我们能够把他的这些特点都给发挥出来,让我们众多的年轻教练从他身上得到很多益处的线万美金咱们没白花。

  毕熙东:对。这老头其实人家强调了这个了,他说我希望你们多派年轻的中国教练,我将倾我的全部教给他们,让他们能够明白足球的真谛。人家多好一个老头啊,这儿就是一个黎兵,现在还不知道后边还有谁。老是不明白这个。上来一个先搞这个国奥队打联赛,不行,失败了。然后又要派100多人出国去,其实也都不对这个路子。你不如让这个教练的教练去多带带他带一个人,这一个教练可能能带三、四十个人,你何乐而不为呢?

  网易体育:足管中心的主任韦迪,上任实际上也快有一年了。可能应该有10个月左右了。韦迪从最开始我们很多人关注到他的这种非足球的身份,包括他后来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纲要,一些目标、计划等等。在上半年可能大家对他这种面对媒体很坦诚,很愿意跟媒体交流的形象也是有一定的认知。但是我们看到下半年之后好像这个人在我们的视线当中就越来越少了,他很多以前提出的一些作为或者计划等等,也被更多的进行了抨击。我想问问在建宏眼中,韦迪这位主任在将近一年做足管中心主任的过程当中,你对他的认知是什么样的?

  刘建宏:老实说,我刚认识韦主任的时候觉得尽管他当时看到了中国足球当时的困难局面,他也对困难可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有一定的雄心壮志的,还是希望能够在自己这一任上做一些工作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韦迪的事业心也好,或者这种进取心也好,都还是有的。之所以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这半年来说话越来越少了,工作推进得也似乎不那么顺利了,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恐怕还是低估了中国足球的复杂性和困难性。太复杂了,太困难了。所以其实把困难想得更充分一点,可能反而有助于他把工作做得更好一点,太着急了,太想出点成绩了,可能反而会适得其反。

  网易体育:但是对中国足球的悖论就在这儿,大家都知道应该是打基础,应该不要追求短时间内的成绩,但是作为一任领导来讲,没有成绩的话,可能没有办法交代。

  毕熙东:这有一个原则,其实也不是说哪任,不管是领导,领导不给压,队员自己也想踢好了,没有谁想踢不好的。关键就是你作为这个行业的管理者,你应该明白足球是什么玩意儿,他是竞技足球和业余足球是两块的。业余足球是你要花钱的,竞技足球是你要挣钱的,这是必须的。业余足球就是各地方足协管的业体校,什么足校,原来有这么一套体系。后来咱们一搞职业联赛以后,咱们财政拨款没有了,各个足协没钱了,这就不对了。你就把足球合成一块了,就是一个职业足球了。那是不对的,你职业足球还没有起步,更别说完善了,挣不挣钱还两说着呢,怎么就把业余足球这个财政拨款给取消了呢?原来我们培养的运动员,青少年总算还有个体系,不像人家那么繁茂,但还是有的。现在这一刀把这个砍了,这边又要急功近利,又没体现这些,所以中国就造成了现在这种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毕熙东:我觉得韦迪还没明白这个事呢。就是说足球是俩体系,一个职业的,一个业余的。业余的是得花钱的,这是国家应该尽义务的,这是教育经费,必须得花。只要他明白了,哪怕这个教育经费我没有,我上哪儿出去?我可以打个报告递给上面,既然上面领导甘心,我可以告诉蔡振华,蔡振华也可以给刘延东写报告,刘延东一看是这么回事,教育部也得出来,那怎么办,增加教育经费吧,增加足球教育经费,这么一环一环的。但是韦迪现在还没明白这个事呢,他不知道哪个该花钱,哪个该挣钱,还不懂呢。其实这原则是很好懂的,他现在的坎在哪儿?我懂了我管不了,我懂它干嘛?不对,你管不了也得懂。因为它也涉及到你这个足球。你办不了的事你可以上交,可以用举国体制去办。

  刘建宏:如果说他能够很好的利用自己媒体的这个位置,他能够利用媒体办很多事情。如果说他现在都是被这些琐碎的,或者说所有的事情都涌到他这儿,说哟,今天中超没赞助商了,我得想个办法给中超弄个赞助商;明儿中国国家队又没赞助商了,不行我得把关系动用上,你看他挺累的。他也确实在帮助中国足球做事,但是像毕老师说的,他最应该站在足协的这个领导者,一把手的身份上弄明白的事情,他现在似乎还没有把这个事弄明白。

  网易体育:包括在未来的足代会上将成为中国足协主席的蔡振华局长。他虽然是搞竞技体育的。

  刘建宏:对,我现在有一个最大的担心在于,由于长期从事竞技体育,导致了思维模式可能会比较固化,比较习惯于,一想就回到了那个竞技体育那个路子上,他可能觉得这样不就行了吗?但是搞足球,绝对是反的。包括去年一年说我们要搞校园足球,从校园足球诞生我就开始关注,而且我也参与了校园足球的很多工作,一年4000万,听听这个数好像也不少。但是你知道到最后他发展了多少学校吗?发展了2300所学校。你再用4000万除上这2300这是什么概念呢?一个学校连2万块钱都不到。

  刘建宏:连2万块钱都没达到,你还能干什么?买套装备,买几个足球,到头了。那就是说这个体系首先存在着很大问题。我们就不说校园足球这个计划,我们就光说校园足球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教育部说了,我们可以帮助你们搞足球,但是我这个足球人口往哪儿分流?小学搞完了之后,我往哪个中学走,中学搞完了之后我往哪个高中走,我的高中完了之后往哪个大学走,我的大学足球人口毕了业我们去哪里就业?所以我觉得根本问题不在于说校园足球,足球从娃娃抓起我们多明白,但是根本问题是业余足球,而且就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来说,我觉得应该是以企业为主的业余足球。如果企业搞起来了,我们刚才说的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

  刘建宏:因为大学生有就业了,退役的球员有地方去了,包括二线上不了一线的球员有地儿去了,这样才能够解决真正的问题。其实我觉得这应该是韦迪、蔡振华他们应该想明白的事。如果真想明白这一点,你会知道企业联赛,要么是国资委管了,要么就是私企,全国总工会,他们来干,但是我想不管怎么着,你们来呼吁,你们来推动,我天天跟媒体讲,我们需要建这样的联赛来,我们有这样的业余足球及我们才能够发展好我们的职业足球,而且中国足球才能兴盛起来,你去讲啊?但是我觉得他们现在确实还没有把这个事情…

  毕熙东:我说我很担心也是这个,就是说蔡振华是乒乓球出的名,而且他脑子里是固化的乒乓球成功的经验,乒乓球成功那是举国体制的结果,他如果用举国体制来关注业余发展和关于业余足球,对了。如果他用举国体制的方法去抓这个职业足球,就完全是错的。

  毕熙东:我不像建宏那么乐观,我觉得这次虽然我们足球圈扫赌打黑弄的那么大的动静,但是说大火烧了毛毛虫,把乌鸦烧死了,不会变成凤凰,它不会的,因为它没有触及到它的灵魂。

  刘建宏:我希望能够把握住这次机会,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再不把握住这次机会,又是若干年蹉跎过去了。

  网易体育:其实我们也希望能有一天,比如说像蔡局的烦恼,就好像他在乒乓球队的烦恼一样,并不是说没有人可用,而是说人太多了,我用谁呀?如果有这样的烦恼,中国可能就强了。

  刘建宏:其实真的很简单,在今年我也是逢人在讲,就是建立业余企业联赛的想法,因为这个想法,我觉得从现在而言,是在三到五年时间里面就可以彻底改变中国足球的这么一个出发点。为什么?我们设想一下,我们先建一个有1000支国有大型企业参加的一个联赛,就是2万多球员的概念。这2万多球员的概念是什么?把我们现在所有的梯线队,上不了一线队的,全都拿上去还不够,连牙缝都塞不满,还需要从大学生球员里面招一大批。然后我们可能还要从退役球员里面招一批,我们再把业余球员好的再招进来,可能刚刚够我们打这个联赛。联赛一打起来,只要它是稳定的,它对高水平球员的需求就是源源不断的。于是就带动了职业足球,带动了我们大学生足球。大学生足球就一定会带动高中足球,高中足球就一定会带动初中、小学的足球。这样的话,我们这个体系就很快形成了。你现在让小学说小学校长,你让孩子们踢球吧,校长不是说不可以,但是校长最后肯定问你,我这孩子踢了球,六年级小学毕业,初中谁要?这就是你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毕熙东:现在的社会很畸形的,我们的教育改革很失败的一点,就是说纯业余的东西,要职业的结果,这就错了。我们小时候也踢球,每星期都踢联赛。

  刘建宏:但是现在就业是个指挥棒,它能让大家释放对足球的热爱,要不然的话更没戏。要不然的话班主任,小学校长、家长有足够的理由反对自己的孩子踢球。

  毕熙东:但是人要分清楚,比如我在1995年的时候在柏林跟马特乌斯聊过,他腿伤的时候,我说你干嘛还找医生看,他说到了职业足球这个位置是很了不起的事,决不能轻易放弃。在人家踢球的孩子心里头,他是偶像,我有一天要成为他,但是在没成为他的时候,我的主要一件事是学习,我得考到A级、B级我不能考到C,都是C以下我上不了,不能继续升学,这个他们是根深蒂固的。不像我们,我刚一要把孩子送去,就要让他变成将来的郝海东,这都是不切实际的,两回事。

  刘建宏:但是我们因为有了业余足球这个体系以后,这些人还可以在自己的生活里实现自己的足球梦想。我踢不成郝海东,但是我在我们厂队我还行,我厂队不行,我在车间队能不能可以,他其实需要这样的东西。

  网易体育:说句开玩笑的话,比如说以后家长会想,如果我孩子从小踢球就可以进中石油、中石化这可能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刘建宏:没错,现在也是这样的。你包括高考也是这样的,你给自己孩子填志愿一定会问,哪个专业现在就业形势比较好?学律师吧,律师挣钱多,前途光明;当医生吧,医生这个职业好;或者我们去干点别的吧,学英语吧,至少将来有语言的优势。现在学中文,虽然说国学热,学历史,学考古。

  刘建宏: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就业最后决定了这个不可能成为热门。中国足球现在就是冷门。

  毕熙东:建宏刚才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之所以要提倡大企业的业余联赛,实际上一个是解决人群的兴趣,这个兴趣是可以传代的。

  毕熙东:另外一个是解决经费的问题。现在我们的经费,你说4000万一说了不得了,拿出4000万了。

  毕熙东:人家德国就说,我每年有职业联赛这块必须拿出8800万欧元来给谁?他说我一共在足球协会注册的青少年队有11万支,但是我们实际上是18万支,这11万支我都是可以控制的,他训练时间多少,大概是什么进步,有评语,我都有。有7万支我是不能控制的,我这8800万就是给这7万支的。

  毕熙东:对,那就是8.8亿,他是给这7万支球队的,人家经费是有保证的。所以我们现在这个…

  刘建宏:日本现在也已经有2.6万多支业余队了。所以你知道,不要光看我们这个国家队这个层面上的。

  网易体育:本来这个下面可能就是0:30都是可能的。说完这些,我们知道今年有一个特别重大的事情,就是足坛的反赌打黑,从1月份的流言开始,然后不断的升级、抓的人物也是按照大家想象的在不断这样升级,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反赌打黑的事情还没有到最终结尾的地方。这一年所谓的成果,能给我们中国足球带来一点新气象吗?

  毕熙东:现在很难说,因为现在已经分析到了,而且上面也有人,包括韦迪他们也说到了,就是一个,说到了体制的问题。

  毕熙东:哎,自办自管,提供了很多空间。将来管办分离,有监视。他提到体制问题了。但是能不能在体制上动大手术,我觉得,我现在还不敢抱希望。

  毕熙东:对,我觉得现在最坏的结果就是五、六年以后又一批打黑的,又出来这么一拨儿。

  网易体育:跟个人的腐化其实没关系,因为你站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上,站在一种可以为自己牟利的位置上可能跟个人的修养就没有太大关系了。

  刘建宏:包括其实这跟法制的不健全有关系,体制是不健全的,在我们这儿法制也是不健全的。

  刘建宏:因为实际上中国足球过去10几年里面长期缺乏法制监管,任何一个人物,我还是说这句话,任何一个人,第一次伸手偷东西,哪怕你是偷了餐厅里的一双筷子,你的心肯定也会揪起来,你也会怕被别人发现。但是发现偷了筷子没人管,偷个碗也没人管,那既然没人管,那我就偷呗。结果不就是现在变成了人人都偷。

  刘建宏:变成了你偷这么多,我会偷得更多,他会变成这样一种概念。所以这是一个综合的东西。你说的会给中国足球带来什么,短时间内肯定能够使足球的风气得到一定的遏制。

  刘建宏:99%的人会觉得危险,这事儿别干了,不排除还有1%的人觉得越是这情况…

  刘建宏:你们不见得能查得出来。当然这个也不排除,但是总体而言肯定比前些年好很多。你看今年大家谈联赛的时候,没有人再说这场球是假球吧?

  刘建宏:我同意毕老师的说法,如果你不改变,过几年大家就又卷土重来了。一看哦,这股风过去了,那来吧,只不过是会比以前做得更隐秘。

  刘建宏:手法更高明,你更难发现。所以我觉得必须要走这一步。不管乐观也好,咱们悲观也好,是必须要走这一步的,不走这一步你看着吧,将来肯定还要出问题。

  网易体育:而且其实从此前报道的一些所谓的事件或者案子来看,其实也都挺超乎我们意料的。比如说像楼世芳交代的,1200万用火车运过去去买假球这样的一些情况,大家都觉得这个听其实简直比电影还要荒诞,很难想象。

  刘建宏:对,我很不同意现在,因为中国足球的战绩不好,表现不好,惹得大家心里面不高兴,于是大家愿意把中国足球当成一个典型的反面人物。

  刘建宏:对,你不能因为我们成绩不好,然后我们就什么都不好了。我请问你,花1200万打所谓的假球或者怎么怎么样,这在经济领域里面算什么?我们随随便便去看,我今天翻开报纸一看,这是辽宁的一个搞什么国土局的,上了亿了,她这个级别要是跟南勇比算什么?但是她能上亿,南勇、谢亚龙再怎么玩也玩不了上亿吧?咱们这么算算,其实要真跟中国经济领域里面那些犯罪、贪污比起来,他们真是小Case。开个玩笑说,那些人在监狱里面碰到他们会嘲笑他们的,你们就因为这么点儿事就进来了?你看我们…

  刘建宏:我们比你们事儿大多了。所以我反对因为中国足球成绩不好、表现不好,伤了你的心,你就把它看成是一个不可救药,或者是把它看成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咱们不能这么理解。

  网易体育:我们知道关于中国足球有很多话题,包括刚才谈到开头没有往下谈,就是中国女足的问题,因为中国女足第一次无缘世界杯,亚运会上也无缘奖牌。对李霄鹏这位主教练,我们看到最后在同日本队那场半决赛,大家还是觉得踢得挺不错的,但是中国女足的衰落可能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挽救的。虽然韦迪主任曾经提出过中国女足五年内要重返世界一流,但是现在看起来我们好像不是在重返,我们是再继续滑落。

  毕熙东:因为男孩子都不怎么去踢球了,就别说女孩子更不去踢球了。第一个它是没有群众基础,另外一个我们中国足球的训练理念是非常落后的,它不像,李霄鹏带的队我倒觉得还不错,他从攻防速度,攻防速度是什么东西呢?就是无氧运动这些东西,就是爆发力,反应,他从这儿抓,说明他还看到点问题。以前的那种一个星期练40多小时的那种,追求运练时速,不可能有反应,都给人练木了。就是一个有氧耐力,到时候俩个人该使劲的时候,她使不了劲,该下脚的时候她就是没有人家快,到现在他已经努到这样了,他半年多吧?

  毕熙东:我觉得还不错。而且还把他助手给逮起来了,是吧?所以我觉得李霄鹏既然有这个热情,不妨让他接着弄。有人从理论上再给他辅导,我觉得实际上就是一个训练的事儿。原来我们中国女足好是因为别人不玩,你专业玩,等人家玩起来了,人家业余的,你是专业的,还行。后来等人家成立了女足大联盟了,人家开始踢职业联赛了,你立刻就不行了。因为人家的训练,训练小孩也好,训练女的也好,训练男的也好,他对足球的理念,对足球的理解,对足球运动规律的东西,比我们吃得透得多。一教就是对的,你那一教就是错的,这怎么弄?

  网易体育:是,实际上现在很多人也说我们现在就不要再对中国女足一来就铿锵玫瑰,一来就她们曾经给我们带来过多么美好的回忆。那已经是上世纪的事了,我们现在真得翻篇翻过去,重新审视女足的定位和她们的水平了。

  刘建宏:讲个小故事,奥巴马两口子虽然美国的国事很重,需要忙的事情很多,但是每周有两件事是必须要做的,一个是看大女儿打网球;一个是看小女儿踢足球。两个姑娘都喜欢运动,奥巴马必须要抽空去陪一下,这是他做父亲的一种责任。在美国你看,运动、足球就是这么的普及。总统的闺女都去踢足球。你想想我们的孩子,别说女孩子了,想想我们的男孩子,有这种可能吗?差距就是这么大。所以刚才毕老师已经提到了,人家已经是既有群众基础,现在再搞一个高级班,提高班,那你就没法儿打了。确实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差距是比较明显的。中国女足,我们从历史上看,我们起步跟国际足球女足运动几乎差不多,我们一度也达到了世界的巅峰状态,我们其实也培养了一些不错的运动员,像孙雯、高红、温莉蓉。

  刘建宏:其实我从她们身上,我跟她们接触的时候,有时候会觉得,其实她们是具备做主教练或者做教练员的那种潜质的。

  刘建宏:但是为什么,你放着这么一堆世界级的球员,她们当年都已经走到世界的巅峰了,不用。

  刘建宏:孙雯、包括高红。我觉得她们都有这种潜质,为什么不用?这个不明白。我们都知道中国女足前些年发生了什么,中国女足这种快速的滑落,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人祸,跟男足还不太一样,就是瞎折腾,就是今天换个主教练,我今天一拍脑门,我要年轻化、国际化,我就上一个张海涛,一看不行,我再一拍脑门,我要…

  刘建宏:我又全才了,男子化了,再一拍脑门,全是在拍脑门。这个其实就是从根儿上就没想好好去搞。谁来了都拍脑门,包括李霄鹏上任我觉得也是拍脑门…

  刘建宏:我觉得拍对了,你拍了这么多回脑门了,偶尔拍对一回不也正常嘛。听牌都听了好几圈了,胡一把也正常。

  刘建宏:如果你真要想好好搞,就像我们说的,这些教练,这些球员能不能好好培养培养他们,慢慢我们进入到一个体系当中。你说她们这种水平,我觉得没有问题。包括像王力平他们,在看女足运动的比赛的时候,她们发现问题的能力特别强,她们对这个项目,她们现在的这种认识我认为也依然是国际化的水平,但是我们不这么去做。

  网易体育:最后还想问一个跟国际稍微有一点点关系的,通过今年的世界杯,巴萨这种技术类的打法统治了整个世界,在年底的各项评奖当中他们也是横扫千军,基本上能拿的奖都拿了。很多人评价巴萨的这种技术潮流应该是代表未来足球的发展方向,中国足球一直都徘徊在我们今儿要学谁,明儿要学谁,到底学谁一直都搞不清楚的情况下,技术流是一种未来的潮流吗?中国足球将来要学谁?

  毕熙东:我觉得这个话说得还早点。我们就学日本就不错了,不用学巴萨,你把日本那两下子学到手就可以了,能量储备跟韩国差不多,你在亚洲就站住了。所以就巴萨,一提我们就西班牙,把这些队员都送哪儿去。送哪儿去?你哪儿都不用送,不如送点年轻的教练员出去,你今年送100个年轻教练员出去学习去,巴萨、南斯拉夫、塞尔维亚都可以,葡萄牙也行,你不要好高骛远的,我们看看人家日本怎么踢球的?男足、女足,那模样儿打出来有章有法的,从来没有乱来的。

  刘建宏:对,前两天在网上流传着一个视频,日本的小学生踢球,电视台进行现场直播,我估计就像我这样的评论员还给解说着,你看那帮小孩踢的,跟他们的国家队一模一样,就是小一号的国家队。真是这样的,你看了那个以后,震惊之余,可能真正关心中国足球的人一定会觉得有点绝望,因为你知道这帮孩子就是10年之后要跟你在球场上见面的,你想想吧,现在他们十二、三岁,将来二十二、三可不就来打你来了嘛,所以你肯定觉得很可怕。但是反过头来说,我坚信一点,其实中国人要搞什么事情,只要我们把这个事想明白了,我们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们这个能量还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可能推进的速度会很快,就跟中国过去这30天的经济发展一样,谁也想不到,怎么这么快。或者变化这么大。中国足球只不过是中国所有事情里面体量很小的一个东西,真要是我们想明白了,推动它很容易的一件事。

  毕熙东:这个前提就是一定头儿先把足球的事情想明白了,足球是怎么回事,业余的还是职业的,哪儿该花钱,哪儿该挣钱,不要违背它的规律。

  刘建宏:而且说实话,我是反对现在就谈中国足球风格的,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一件事情。这么大的一个疆土,这么多的民族,怎么能是一种风格?

  刘建宏:开玩笑嘛,你是一个整个欧洲,你能让北欧人按西班牙人的路子踢球吗?西班牙就相当于我们的广东。

  刘建宏:我们的上海人就像是意大利或者什么,咱们随便比,可能就是这样的,巴西也是这样的。巴西因为是南半球的国家,靠近赤道是他的北方,相对来说个子矮,技术好。靠近南面的是他的南方,但实际上是高纬度地区,个儿高身体好,力量足,它也不是一个巴西就是一种踢法。追求技术是巴西人的目标,这是肯定的,而且也跟他们的人种,跟他们的历史有关系,但是他们南北这种技术风格上的差异人家是存在的,你怎么可能说大家都往一块儿凑合,不可能凑在一起。世界足球之所以好看,是因为巴萨身边有切尔西、有国际米兰,有皇家马德里,所有的这些队伍都在这儿琢磨,我怎么赢巴萨。巴萨你现在是领先的,这个打法现在确实不太好弄你,但是你想想看,安切罗定(音)每天脑子里面想什么?福克斯每天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刘建宏:大家其实都在想,那么这样的话才能使互相提高。过去中国的足球,东北的风格,辽宁的风格很明显,上海的风格,北京的风格,广东的风格,包括湖北的风格,大家的风格都是不一样的,如果说是这样的话,咱们最后组建起来的国家队,其实那个时候怎么不行呢?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国际化的视野还不够,其实我们的水平是够的。所以我觉得别先那么假模假式的先谈风格,各地都没风格了,国家队怎么可能有风格呢?

  网易体育:好,我们也知道今年已经快到新年了,在这里提前给网友和球迷们先说一句新年快乐,也希望两位老师好好休息,特别是建宏,新年完了之后马上要去卡塔尔了是吧?

  网易体育:好的,希望支持和关心足球的网友们能够在明年继续关注中国足球队的表现,希望他们在亚洲杯上能够取得好的成绩。今天谢谢两位老师,也谢谢网友们,谢谢大家。经典语录

  今年送100个年轻教练员出去学习去,巴萨、南斯拉夫、塞尔维亚都可以,葡萄牙也行,你不要好高骛远的,我们看看人家日本怎么踢球的?男足、女足,那模样儿打出来有章有法的,从来没有乱来的。

  网上流传着一个视频,日本的小学生踢球,电视台进行现场直播,那帮小孩踢的,跟他们的国家队一模一样,就是小一号的国家队。真是这样的,你看了那个以后,震惊之余,可能真正关心中国足球的人一定会觉得有点绝望,因为你知道这帮孩子就是10年之后要跟你在球场上见面的,所以你肯定觉得很可怕。但是反过头来说,我坚信一点,其实中国人要搞什么事情,只要我们把这个事想明白了,我们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们这个能量还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可能推进的速度会很快,就跟中国过去这30年的经济发展一样,谁也想不到,怎么这么快。或者变化这么大。中国足球只不过是中国所有事情里面体量很小的一个东西,真要是我们想明白了,推动它很容易的一件事。